主页 > 时事新闻 > 果博东方官网:BC省沉重税费才是罪魁祸首!

果博东方官网:BC省沉重税费才是罪魁祸首!

加拿大乐活网在周二(1月22日)发布报道称,位于温哥华的著名智库菲莎学会(Fraser Institute)曾在两年前发布一份报告称:卑诗省若由新民主党(NDP)与绿党联合执政,卑诗省每个家庭平均要多交约594元的税款。这包括提高个人入息税、碳税和商业税。而要兑现NDP庞大的竞选支出政纲,除了上述加税,可能还会提高多个税种的税率,从而使省民面临大幅加税和省府年年财政赤字。

这份预测不幸而言中。去年9月,该学会再度发布报告,即最新版的《BC税收政策对普通家庭的影响》,称NDP执政一年多来,其所颁布实施的诸多税收政策,使平均收入家庭2018年度增加税款959元,这是指年收入为114809元的家庭;如果收入为15万至20万,则税款增加了1754元;即使低收入2万至5万的家庭,税款也增加了199元。这还不包括与住宅物业相关的税款。在住房政策上,NDP除了进一步提高外国买家税至20%,更有投机空置税和300万以上学校税(豪宅税)等,导致部分省民税负更重。

事实上,NDP上台后公布的10项税务变化,除了MSP减免外,其余9项都是增税。减免的MSP,也只是转移了征收对象,即由个人交纳,变为征收雇主医疗税(Employer Health Tax),从而加重了企业的负担(只有年薪支出不足50万的企业才可以豁免)。

除了政府加税,垄断性质的公营机构(省级官企)也年年涨费,比如,汽车保险(ICBC)至2020年或涨至42%;BC水电(BC hydro)至2018年已加幅至28%,未来还会逐年上调。我们知道,这两个公司的盈利一直以红利方式转让省政府,他们涨费,实质等于是省府向省民间接征税。

税多税重之外,税的追溯与费解也令小民抓狂。比如投机空置税,2018年11月27日才正式立法,然而2018年度不合资格豁免者就要因该法的追溯性而被征税0.5%。因为出租豁免条件是必须出租三个月以上。那么,11月底出台的法令,原来空置未租者如何能未卜先知,从而达成这一豁免条件呢?关于卫星人家庭的征税,如何定义,怎样甄别与审计执行也是一片模糊:屋主若只是一人名字(不含卫星人在内),且该屋主本地就业,有报税收入,多少收入才可以豁免?这些都在法令中难知其详,有记者打电话问也不得要领。

据法律专业人士称,该法至少有20处以上语焉不详,或引致释法随意、易生诉讼。一些依靠退休收入生活的长者,因为学校税而不得不每年增加额外一万多元的负担;雪鸟一族,会因担心居住时间不够要交纳主要住所的空置税而不能安居度假;富裕而守法的中产纳税人在BC同时拥有主要住宅和度假屋的权利,也被新法粗暴地侵犯与打击了。如此仓促出台的新法,能否改善BC省住屋可负担性的结果有待后观,对经济增长的打击和扰民增讼倒是可以预期。

加拿大统计局的数字显示,BC省特别是大温地区,正日益呈现人才流失的危机,大量专业人才流往了加拿大其他地方或南边的美国。NDP的财政厅长詹嘉璐(Carole James)认为,是本地高房价驱使人们离开本省去往他地。她声称人才流失必将导致经济萎缩,难以维继,所以必须出台与住房相关的税收政策,以扭转和改变这一状况。而自由党评论员Jas Johal则表示,税收并不能解决问题,而是应该增加供应。经济专家们的普遍看法也倾向于此,即征税绝不是解决高房价的良方,有效做法应是加快审批建筑许可和增加住房密度,让市场供需持平,有更多的住房供民众选择。

实际上,吸引并留住人才的根本,是经济繁荣与充分的就业机会。中国的北上广和香港地区,美国的纽约和旧金山,英国的伦敦,法国的巴黎,无一不是房价高企而年轻人仍不断流入的城市。

商界精英人士认为,NDP 的征税完全忽视经济发展与吸引投资的重要性。雇主医疗税与时薪上调,平白增加了企业生存的难度,迫使他们只能裁员和缩小办公空间以节约成本。NDP在房地产方面征收的各种新税,看似打击了炒房投机,但却重挫了房地产经济。而后者,恰恰是BC省十数年以来经济发展上升、政府财库丰盈的强劲税基。

经济上主要依赖出口贸易的BC省,如能吸纳国际财富,使他们愿意来BC投资经营和生活消费,实际上是把出口换了一种在家门口经营的模式,没有关税壁垒和贸易争端,没有物流成本与路途损耗,对与房地产相关的上下游产业、农林牧业、服务业,具有低投入而高产出的巨大回报。促进经济繁荣的同时,也必然创造大量就业岗位,留住本省年轻人。

总之,一个有效而富于竞争力的税制对生产力增长和经济的全面繁荣至关重要。全球化时代,投资、企业和人才会在各国各地区之间流动,寻找最有利的成长空间。人们所考量的,很大程度会是合理的税负与亲民的税收政策,而不是竭泽而渔、扰民侵权的经济短视行为。

社会的竞争力即体现于此,而执政府的生命力也必源于此,概无例外。